美美子

不要优雅,要污 | 坚持当亲妈 | 坚持不折辱角色

楼诚 | abo? | 暗香

先看剧情具体还是等我默默后续展开吧

污大概下章有(

不是abo又很abo的原创设定(

古风(

回归啦,还有人记得我吗😒

以及,希望,有人多来跟我说说话啦

正文

没想到汪曼春真的会选择这种方式。将已经意识不清的明楼带出王府的时候,阿诚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少时阿诚又自我腹诽起来,也是过了成童的年纪,也是该懂得这深夜邀人进小书房喝茶究竟是什么意思。

不过,明楼跟汪曼春之间的事,总是轮不到自己来过问的。阿诚只是站在门外待命,没想到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便听到明楼满含愠怒的召唤。

阿诚忙进门去,只见表情盛怒的明楼,以及,一只手死死攥着明楼袖子,口口声声说,“师兄我再也不会这样了,你不要生气,原谅我”的汪曼春。想必是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

“阿诚,我们走。”明楼挥衣袖甩开汪曼春,对阿诚招呼道,随后转身,抛下汪曼春走出了小书房。

“失礼了,汪公子。”阿诚也是微微欠身,稍稍鞠了一躬作为善后,随后马上跟着明楼的步伐离开了小书房。

待阿诚追着明楼的脚步出了王府,未等开口问明楼究竟发生什么事让他这次额外动怒,便眼见着明楼倒了下去。

阿诚心里一惊,忙去扶,他从未见过明楼有过如斯境地,整个身体支撑住明楼之后,方试着叫醒明楼,“大哥,大哥?你怎么了?”见无法唤醒明楼,才心生焦虑地吩咐候在大门之外的左右下人,速速回府。

阿诚心知身为锦衣卫指挥使的明楼,断不可能为汪曼春所伤,明白了个大概,知晓明楼必然是为汪曼春下药所害。

看明楼的反应,又不似坊间传闻中的媚药,想到这,阿诚脸红了红,随后又被漫天的恐慌感湮没。莫非明楼一直这般严厉地拒绝汪曼春,对方因爱生恨想要毒害他?

到了明府,阿诚在左右下人的协助下送明楼回到明楼自己的卧房,并示意其他人不要声张。

这个时辰,明镜肯定睡下了,就算没睡下,被明镜知道明楼是因为去了王家府邸落得如此境地,也必然大发雷霆,明楼免不了要受皮肉之苦。

阿诚服侍明楼躺下后,连忙握了他的脉象,发现平稳无异相之后才稍稍宽心。抹了额上的汗,阿诚轻声吩咐阿香端盆热水过来。

接过热水,又拒绝了阿香的帮忙,“现在大少爷他情况复杂,还是我亲自来吧。”阿诚浸了软帕,小心翼翼地给明楼擦脸擦身。

阿香一旁看了一会,知他做事一向谨慎细致,没什么好担心的,便退下了。

阿诚擦去了明楼身上大部分的虚汗,正要给他翻身时,蓦地被一双大手桎梏住了所有动作,紧跟着,未等他作出回应,一阵天旋地转,便被明楼牢牢地压在了身下。

明楼武功在他之上,阿诚根本无法脱身,纵使自己现在身处如斯境地,“苏醒”了的明楼也让他稍稍宽心。接下来的问题才是将自己从这个局面中拯救出来。

“大哥,你醒了,感觉怎么样?”阿诚热切地问道。

可是当见到明楼虽然睁开,却无神的眼睛之后,阿诚方知事情没有他想象得那般简单。

他要做什么?杀了我吗?我该怎么办?明楼的手在自己的肩上捏得越来越紧,又一副随时会扼住自己的脖颈的架势,阿诚这才担心自己的安危起来。

阿诚全身蓄了力,莫不敢轻举妄动,知自己最大可能也不过是完整从这里脱身,断不可能制服明楼,在时机恰好之时才可出手。

跟着,见明楼下一步动作明显向着自己脖颈过来,阿诚拼了全身的力气,正要回击之时。却被颈边温柔的爱抚弄得全身一僵。那是他从来没有体味过的感觉,又细痒,又……伴着说不出的感觉。

“大哥?……”看来明楼没有失去神智,并不是要害他?……

而明楼并不回话,嫌阿诚层层叠叠的交领碍事,用力扯了开来。明楼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头脑昏昏沉沉的,只是觉得身边一直有香气环绕,沁人肺腑,拨人心弦,只恨不得离那香气更近一点。像是摸着了一棵竹笋,剥开笋壳,尽是嫩竹的芬芳。明楼禁不住俯身去嗅香气最重的地方,那是阿诚白嫩的颈。

“好香。”

明楼的反应实在怪异,阿诚禁不住不安了起来。明府只有明镜和阿香两位女性,但两人都对胭脂水粉没有什么特殊的偏爱,阿诚亦是不会出没有类似物件的场合,哪里来的香味?

然而明楼确是一副嗅到了什么不得了的香味一样在阿诚的颈窝间蹭着嗅着。

阿诚感觉到一阵疼痛传来。明楼咬了他细嫩的颈。 阿诚吃痛,“大哥……是我,我是阿诚。”阿诚认定明楼是着了魔,想要将他食骨寝皮,开口试着呼唤明楼的神智。

“住口,”明楼完整地将阿诚从衣裳之中剥开,“阿诚是我的弟弟,干净清秀的雅士,你这种邪物怎敢冒他的名讳。”

他在说什么??阿诚的眼神晃了晃。邪物?




评论(22)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