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美子

不要优雅,要污 | 坚持当亲妈 | 坚持不折辱角色

[ 楼诚 ] [ abo ] 太阳

算是万圣节贺文,依然abo,法国留学时期脑洞

好久不写剧情向了……都不知道还会不会了……

有路人→阿诚注意
→=暗恋



那个中国来的少年,周身总是仿佛蒙着一层淡淡的雾气。与金发碧眼的自己不同,这位少年头发黑如檀木,双眼明如曜石,与同学间的相处也都是友好疏离,举止得体。让人不禁会隐隐幻想起东方的世界,是否也跟这位同学一样神秘。毕竟中国开埠还不到100年,东方的风土人情在西方仍然传奇而迷离。

这一年是阿诚来到巴黎的第二年。经历过凄惨的生活才更懂得珍惜天降所得,受教育的机会来之不易,阿诚总是特别珍惜。出国之前明楼送的法语字典,阿诚已经兢兢业业地背过了三遍。来到了巴黎,纵使欧洲大陆第一强国的世界是比上海滩更为繁华的灯红酒绿,阿诚也从未动心期冀于游走其中。

阿诚的眼中有学习,那是他的唯一出路;阿诚眼中还有明楼,那是他的太阳。明楼是将阿诚从阴霾中照亮的太阳。本以为是盲人,却在被太阳照将之时见到了光。

而这位神秘朦胧的黑发东方美人是安东尼的太阳。

西方人照比东方人,发育的速度总是要快些,阿诚今年18岁,班里的同学大多年龄相仿,却与班里的西方同学大多已经棱角分明的面庞不同,阿诚的脸,纵使也逐渐被雕琢出了锋利的角度,比起大部分同学,仍然是幼而善的。

彼时的omega权益运动随着无产阶级运动浪潮的消退也偃旗息鼓,学校里活动着的,也是传统格局的绝大部分alpha和beta,以及几乎看不见的omega。为了防止性别骚动,alpha和omega这样性别特征明显的群体,在校期间都要服用抑制剂,防止因为本能冲突而造成的问题。

阿诚是无色无味地走进安东尼的心里的。无色无味。

万圣节,化妆舞会总是必不可少的娱乐项目,人们都藏在厚厚的假面之下。昏暗的灯光,形式各异的假面,可能还会伴随着觥筹交错。

安东尼不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每每遇见舞会,都会拿上一杯香槟到旁边坐坐。那是安东尼第一次碰见阿诚,并非勤勉努力之人,到课率极低的安东尼不知道班里还有一位东方少年的存在。

阿诚穿着明显不合身的戏服,面具更是遮得一张本来就不大的脸只剩下红艳艳的唇和一个尖尖的下巴。

“这位美人怎么独自坐在这里?”一时兴起,安东尼忍不住调笑道,“有兴趣陪我喝一杯吗?”

没有想到蜷缩在角落的自己会被发现,阿诚明显一怔,随即礼貌地对安东尼笑,“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不会喝酒。”

他的眼里好像栖息着浩瀚繁星。昏暗的灯光下,不知道是自己的错觉还是如何,安东尼这样想着,一瞬间好像失了魂魄。然而最为浪漫的法国人,不会在调情上失了面子,马上调整了自己的状态,安东尼说道:“既然我们都对这枯燥的舞会厌倦不堪,不知道你愿不愿意陪我出去走走呢?”

而阿诚只是嗤笑了一声,双手指了指拖在地上的长裤。安东尼意识到了自己问了多么愚蠢的问题。

然而含蓄的东方人永远不会了解西方人的想法。

“啊!”被抱起来的那一刻,阿诚不禁发出了一声惊叫。

“走路不方便的话,可以这样呀,我的美人鱼。”

阿诚微微红了耳根。他向来不太懂如何拒绝别人的好意。一如今天早上,知道学校要召开扮装舞会的明楼不顾阿诚的阻止,生生翻箱倒柜找出了曾是明楼学生时代用过的礼服,“你告诉我这件事太晚了,去买新礼服已经来不及,这件礼服我也只用过一次,不嫌弃的话就拿去穿吧。”

怎么可能会嫌弃。只是罔顾了两人身型的差异。阿诚不忍开口拒绝让明楼失态,只是抱紧了衣服,怯怯地说了一声,“谢谢大哥。”

或许一早拒绝了就不会陷入现在这个境地。拒绝亲人总是比拒绝陌生人更为容易一些。

无奈地,阿诚低下头,小声却坚定地对安东尼说了一句:“好的,去哪里随你。”

评论(12)

热度(120)